产品资讯

蓝天作帐地作床 黄沙伴饭可口香

时间:2017-04-11 13:59
 
蹉跎岁月—兵团战士
 
当他撬动心底深处封存了已久的往事,他神情凝重,深沉。把他拉回近四十年前的把块土地。那里埋葬着他的战友;那里留有他青春的脚印;那里有他的笑和泪;那里有他的苦恼和梦想。那里由一群北京知青用最好的年华耕耘过的土地。 
  他们刚到的时侯兵团还是军事化管理,非常的严格。后来受到文革的影响兵团也受到冲击。战士可以随意的外出了。 
  在那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滩,想在黄沙滚滚的戈壁荒滩上种庄稼,保收成,是难以想像的,庄稼最大的敌人就是风沙。 
   在那个动荡的年代,兵团里每人每月是三两油、三两肉。由于省里不负责任的领导,向中央谎报军情说粮食丰收,中央就不再供给粮食了。这可苦了兵团的战士,吃粗粮,以玉米面为主,最后玉米面吃没有了,就吃马料(高梁米面)。 
一星期后,全连的战士们都倒下了,连卫生所排队,厕所排队,大家都拉不出大便。 
  73年在这种情况下,由于饥饿有些战士就开始在附近的村子里偷鸡摸狗了,他们经常结对坐火车去巴音格勒见到牧民卖的瓜拿了就吃,见有吃的就拿。那时当地的牧民有个顺口溜:怕国民党的兵是一阵子,怕兵团战士是一辈子。(那时还不知道有回城这一说)。 
   有一次兵团的战士又结伙去巴音格勒,他们不知道这次可是凶多吉少。那些牧民也组织人在等着他们呢!当他们一出现在大街上,牧民们一声吼叫冲了出来,有的手拿砍刀、有的手拿木棍直逼兵团战士,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,吓的他们抱头乱窜,在这场恶战中,我们的兵团战士很多受了伤。有的门牙打掉的,有的脑袋开花的,有的身上多处砍伤的。狼狈不堪。每当他说起这段历史时,在他的脸上看到那种淡淡的笑,不知是苦涩还是......因为他是二连的付连长。记住34团二连的战士们吧。那些曾经的战友现在如何?......下午坐在花园,喝茶聊天。听他讲述着兵团战士的故事。他告诉我他们有个兵团战士之歌,是兵团战士自己创作的歌曲,在当时唱遍了全团。这就是兵团战士当时的思想境界真实的写照。他轻轻地深情地为我唱起兵团战士之歌: 
   蓝天作帐地作床 
   黄沙伴饭可口香 
   狂风为我送歌声 
   广阔沙漠好战场 
   要用我们滚滚的汗水 
   把乌兰布和来浇灌 
   要用我们战斗的歌声 
   唤醒那沉睡的阴山。 
 
   兵团战士斗志昂 
   革命意志坚如钢 
   战天斗地决心大 
   愿将青春献边疆 
   要用我们滚滚的汗水 
   把乌兰布和来浇灌 
   唤醒那沉睡的阴山。 
  歌声深情的回荡在花园里,你看他那陶醉在歌声里的样子,我认真的听着他的歌声。歌声把他带回了乌兰布和。事隔近四十年了,那兵团战士之歌还清晰地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。真是沁人肺腑,这种情,这种意是现在年青人不可理解的。也是无法理解的。随着他的思绪,讲述着那峥嵘岁月。 
  因为一件石破天惊的事引起党中央的重视。中央领导批评34团说:“34团是出了圈,冒了尖”。 
  事情的原由是有一列客车从兰州——北京。在开到银川市时,火车上的二个兵团女战士要坐一个座位铁路的职工不让坐,这时同坐一列火车的兵团战士们打抱不平和铁路工人争吵了起来,据说那个工人是喝了酒的,互不相让,步步升级水火不相容,双方打斗了起来,晚上10:30分火车到达了到乌海市咸樻车站,那些铁路职工下了火车,把客车停下招集了铁路的工人围攻车上的兵团战士,他们拿了铁锹、木棍、刀、镐等冲向列车,兵团的战士们紧紧的把列车门牢牢的把住,已红了眼的工人把列车的窗子全打的粉碎,所向披靡的攻打着列车。把客车砸的面目全非,就这样双方维持到天亮。 
  铁路工人提出谈判,兵团的战士同意了,把手里的武器(棍之类)放下,下了火车,他们太年轻了相信了他们。他们不知道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。那些工人背信弃义的突然向手无寸铁的战士团团的围住。战士们此时势不两立的摆开了架式所向无敌的想冲出包围圈。战士们视死如归。那些铁路工人把兵团战士腿、臂、打断,下车的战士全部受伤。当34团得到消息火速赶到现场解救战士。当团部看到现场真是惨不忍睹。立即组织车把受伤的战士送到部队医院抢救。 
  这件事被中央知道了,中央领导下命令把破坏的列车拉到北京南口站。他们要看看把列车打成什么样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