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公司

孔子对他的儿子伯鱼说:你读过诗吗?

时间:2017-04-11 14:02
 
 
学诗
    孔子对他的儿子伯鱼说:你读过诗吗?一个人不学习诗,就像正面对着墙壁站立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孔子对他的学生们说:你们为什么不研究诗呢?读诗,可以兴发情感,可以认识民情风俗,可以帮助你进行社交活动,可以让你排遣心中怨愤......
    学诗,最重要的一点是,诗的审美价值可以培养人健康的人格、正确的人生观。真正通诗性的人有着善良的品性,有着丰富的情感,而人灵魂深处的过失也可以因受诗的陶冶而得到净化。诗歌是人美好高尚精神的最重要的来源之一。屈原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可以激发奋进不息的意志。李商隐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可以培养对事业和爱情的忠诚。李白《将进酒》可以唤起人生的豪气。《羌村》三首可以引发对人生艰难性的悲悯......
    学诗、读诗从中认识生活,陶冶情操,善待周围的人,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,完善人格丰富生活。孔子说: 到了一年的寒冬季节,才知道松叶经霜不落,是最能与冰雪相博的。 
   大哲学家黑格尔曾说:同样一句话,从不同的人口里说出来,它所包含的分量是不同的。 松柏耐寒,这种现像人人习见,因此用它来比喻人不为环境所动的坚贞品格,也就是一句非常普通的话;在修辞学上,它甚至只是作为一种说的好听的话的例子加以举证。但是,这句话在孔子那里,却不是轻易说出来的。他出身穷寒,小时候从事多种“贱业”,以混一口饭吃;克服种种困难,才掌握前代传下来的文化典籍;仕途不顺,当了三个月的司寇就被罢了官;周游列国,却找不到一个君主愿意推行他的政治理想,最后在陈、蔡两国间被一群不明是非的人围困,他环顾四周景色,对第子感叹说:“天寒即至,霜雪即降,才知道松柏苍翠的颜色难得啊!”他用自己几十年的生命亲历了“风刀剑树严相逼”的磨难之后,才表达出对松柏贞质的赞美。 
     在这里,他自己已然化为一杆耸立于严寒中的青松,所非仅仅是一句普通的观察传达和修辞很好的漂亮话!这句话所包含是一种痛苦的磨练,艰难的拼博,和不屈不挠的意志,是最沉重最珍贵的东西。松柏的坚贞是与风雪博斗才得到的,而不是轻飘飘一帆风顺地获得。人们常说:“临利害,遇事变,然后君子乃见”,又说:“一死一生,乃见交情;一贵一贱,交情仍见”,没有经过严峻的考验,人无法获得真正有高质量高价质的东西。天地是人生大舞台,有了天地,在天和地之间就是人。真正出现在天和地之间的是男人和女人。天地、乾坤、阴阳、雌雄,所有相辅相成的结构与道理都映照出来了。这个映照是无声的,是一种感应。 
   男人和女人本来就有感应,雌雄本来也有感应,乃至交合。于是天和地就变的生动起来,乃至生生不息。天和地之间的人事之根就在这里。
   天和地造就了男人和女人,男和女之间的事神圣伟大,他(她)们的交媾是天作地合之美。男女之事神圣伟大,并不神秘,把神秘揭开了,就像开锅吃饭,下地种田一样。它本是通俗的事。把通俗的事认真地做了,负有厚望因而伟大。视神秘为可怕,这就愚昧了;若视神圣而不可侵犯,则是窒息生机,则是愚顽。
   男女的感应本存在,要疏而导之,正如春种、夏管、秋收、冬藏一样。
   男人和女人的感应,它不仅仅是自己感觉自己,更应该是交互的感应,如果男人和女人没有交互的感应而发生了男女之事则为罪恶,也就是说破坏了阴阳大纪。而男女感应到了,自己却不疏导,也是破坏了阴阳。男女的感应也是显示了生命的源泉。它是一种源头。天地所有的故事从这里发生。
           圣人认识它而圣明,情绪和顺。
           贤人认识它而事业亨通,人事兴旺。
           天地有了男女,人的所有关系紧跟着产生了。南方的天真是一天三变,白天还是阳光明媚,到了晚上大雨滂沱,把天和地连在了一起,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了。 
   傍晚时我的一个好友来了,看到她两眼哭的红肿,满脸的痛苦。吓了我一跳。我问:“怎么了。”回答:“我累了,想休息了。”发生了什事?看着她不停的流着泪水。说:“身体不好可以休息一下”她说:“心累了”。我说:“心累了就不易好了。”她说:“我的爱人不理解我,对我的爱有怀疑,我心好痛。”我也知道休息是她的一个逃脱的借口。问我:“爱可以停下来吗?”我一时不知道如何的回答她了。我知道爱是永远停不下来的,如果真心的存有爱,那么爱怎么能停下来呢?她说:“自从爱上他,我就开始怕死了,我怕我死了,再也没有一个人像我那样的爱他了。”我说:“那就是你还放不下他,你爱他。”我在想,换一个角度去想。“遇到了问题可能并不是坏事。”一个人不被人理解,孤独寂寞,有时走在爱人的边缘,甚至被前辈、后辈、同辈瞧不起,但你要坚强,不要哭泣。爱的过程要比结局更美丽和珍贵的多。哎、爱情是什么呢?哪怕把爱情用一辈子的孤守而不被所爱的人所知,人啊,爱到深处无法不孤独和寂寞。当一个人在孤独和寂寞时,常常才讷讷的赤裸裸的面对自己。爱情是一个神圣的,她可以使人变的高尚。也可以使人变的卑鄙。我告诉她:“不要伤心,也许生活的磨难刚刚才开始。”相爱的人常常说;风雨同舟,携手看夕阳。可是遇到一点点的不快,就动摇了爱。这是爱吗?看着她难受,我一夜无法入眠。屋外大雨还下个不停,还不时的雷鸣电闪。我的好友还在不停的抽泣着,我也在无奈着。她固执地追寻着她爱人的脚步,随然这种爱有些傻,有些痴,可依然可敬、可叹、可咏、可佩。她依然在梦的台阶上。